得獎今建築建築精選文章

《在山中造一個家》作者陳辰后談深山育幼院如何成為偏鄉寶石

文/謝平平

十年前,豪宅御用建築師邱文傑受邀設計的這棟位於山中的家,不是富豪的千坪別墅,也不是現代陶淵明追求農耕生活的休閒小木屋,而是一群孩子的家——高雄山地育幼院,目前共有 6 棟建築正在使用中,加上新院舍,共 7 棟建築,是近百名孩童的家,直到念大學,離開院方。

雙方緣分起源於莫拉克颱風,當年帶來的超大豪雨致使小林村滅頂,六龜、寶來等山區橋樑毀壞,周遭村落慘遭吞噬,所幸育幼院下方是塊大磐石,才毫髮無傷。

雖是逃過一劫,但建築物卻開始滴滴答答的漏水,經過關懷台灣文教基金會對外募款後,邀請建築師邱文傑為六龜育幼院設計新院舍,包括居住地方、餐廳與教堂等。

《在山中造一個家》(圖:原點出版)
《在山中造一個家》(圖:原點出版)

陳辰后記錄了山地育幼院新校舍的興建過程,劉佳旻則梳理了育幼院一甲年的歷史;《在山中造一個家》滿足了建築人的求知欲,又貼近普羅大眾的觀光需求,一書二用。

偏鄉工地大驚奇

陳辰后對台灣建築有豐富的觀察,除苗栗富貴三義館、南投毓繡美術館等文字作品,她也為許多小型建物製作紀錄書。

・・・・・・

但這一雙看慣都市工地的眼睛,一開始也很難理解深山中的工地。

「哇,草長這麼長,是有沒有在做啊?」

「哎呦,你不要拍啦,草長這麼長,廖董(清水建築工坊董事長廖明彬)會罵人啦!」

多去幾次後,陳辰后終於明白,瓢潑大雨乃山中即景,「工作那麼多,師傅那麼少,誰有空去除草呢?」

新竹・共享空間|走遍全球 3 千個據點

工班不願接偏鄉工程,是她見到偏鄉工程的一大困境。

「協力廠商一聽到六龜,馬上就拒絕了。」即使清水工坊將精銳部隊調進深山工地,現場仍嚴重缺工。

時間不能都花在尋找工班上,廖明彬「就地取材」,將本無專業的幫手師傅(點工)訓練成專業師傅,一方面提升了師傅層級,也解決了偏鄉工地的窘境。

高雄六龜山地育幼院 新校舍

基地面積:2,117 坪(6,999 m2)
建築面積:805 坪(2,661 m2)

建築設計:大涵設計・邱文傑
營造廠商:清水建築工坊
動工日期:2014.08
完工日期:2019.12

建築師擁有藝術家個性

邱文傑是台灣知名豪宅建築師,除了住宅作品,也以新竹動物園等公共建築拿下多次的台灣建築獎、遠東建築獎。

高雄六龜山地育幼院的新教堂是重中之重,但因預算有限,邱文傑以鋼構作為主結構,搭配清水模建築體,是混合型建築。

白天,光線從屋頂灑落,與白色鋼構形成一種唯美的視覺感。

晚上,教堂變身為「社區活動中心」,可以練舞、可以運動,將教堂身為精神中心的功能極大化。


(對照圖)高雄山地育幼院新校舍為回字型,前為滯洪池。(圖:原點出版)
(對照圖)高雄山地育幼院新校舍為回字型,前為滯洪池。(圖:原點出版)
高雄山地育幼院新校舍為回字型,前為滯洪池,後面建築右為外觀無塗料、也不貼磁磚,為綠建築。(攝影:謝平平)
(對照圖)高雄山地育幼院新校舍為回字型,前為滯洪池,後面建築右為外觀無塗料、也不貼磁磚,為綠建築。(攝影:謝平平)

育幼院以 5 至 6 名孩童、搭配一組老師,為一個「小家」單元。

・・・・・・・・

原本各「小家」的距離較遠,而新校舍中的「小家」除了擁有家的氛圍,房間外還有大走廊,可以交朋友;並規劃有製作早餐的地方,「孩子都很期待自己做早餐」。

陳辰后表示,一開始就聽說建築師「要給孩子一個安定感」,但從模型來看,大家實在難以想像。

「直到快完工時,我站在建物內,突然明白建築師在講什麼,尤其是透過光線的配置。」

非常規的設計,對孩子而言,是一個待拆的驚喜包,但對營造廠來說,卻是頭腦抱著燒,「超難做的啦!」工班嘆氣兼雜無奈的表情,讓陳辰后印象深刻。

清水建築工坊董事長廖明彬(左)與建築師邱文傑(右)正在討論。(圖:原點出版)
清水建築工坊董事長廖明彬(左)與建築師邱文傑(右)正在討論。(圖:原點出版)

以天花板上一圈的天窗為例,「是一圈喔,還不是一個天窗。」

陳辰后解釋,在天花板上開窗戶,對營造廠而言,簡直是在找麻煩,「防水方式又不是你把 Silicone(矽利康) 打滿就好,所以那邊還做了一些細部設計。」

一般民眾對營造廠很陌生,簡單來說,清水工坊是台灣戰鬥力滿點的營造廠,擅長清水模建築。日本設計大獎 Good Design Award 金獎作品「新富町文化市場」、台灣建築住宅獎「單棟住宅建築類」首獎「台中曾宅」,都由其施工完成。

清水工坊為該工程所研發的新工法都收錄在該書的「看工程」單元中,圖文並茂,深入淺出,包括客製化的清水模板、與時間賽跑的灌漿作業、反璞歸真的滯洪池砌石工法、分寸嚴謹的鋼構工程,都是不可錯過的精彩篇章。

高雄六龜山地育幼院新教堂,外側為木質雨淋板。(攝影:謝平平)
高雄六龜山地育幼院新教堂,外側為木質雨淋板。(攝影:謝平平)

高雄山地育幼院新教堂的窗戶(攝影:謝平平)
高雄山地育幼院新教堂的窗戶(攝影:謝平平)

追建築,是偏鄉的觀光門票

早年,從高雄進入六龜,得坐上近 4 小時的公車。山地育幼院的孩童夏日得坐流籠,才能到鎮上,冬天則要步行跨越荖濃溪的乾河床,交通相當不便。

而今日從台中開車直奔六龜,不到 3 小時。但六龜只有一間超商、一家雜貨店,眾人不免斷定此處脈搏均勻,氣息微弱。

但常探訪日本建築的陳辰后卻覺得,山地育幼院的新院舍宛如一顆寶石,在荖濃溪畔的河階上閃耀,疫情趨緩後,就會吸引熱愛建築的民眾前往參訪,是偏鄉難得的觀光門票。

「不管多遠,要搭乘什麼交通工具,你就是會想辦法去到那個小地方,去看那棟很厲害的建築,不是嗎?」

《在山中造一個家》作者陳辰后。(圖:台中文建繪)
《在山中造一個家》作者陳辰后。(圖:台中文建繪)

新院舍前的整排綠樹,卵石堆砌的圍牆,旱季兼作表演場合的滯洪池,連接新舊院區的小橋,滿山蒼翠,深疊淺映;止步於橋上,已讓人感到心靈的滿足。

如她所言,房子完工後,才是這棟生命的開始——

如果你也好奇這棟建築,好奇孩童會怎麼使用新院舍,不妨直接驅車前往吧,順便一嚐六龜美食。

↙ Share ↙
・・

相關文章

Back to top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