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民國大時代藝文報導

林玉山最後一幅白千層 仍以鍾意「寫生」畫出生命意趣

台灣人畫這些東西就畫不完了,要發揮自己的特色,不要一味向外追求,把日本中央美術界的畫風移來台灣,並沒有意思,台灣人要獨創自己的方式。

文/謝平平

台灣歷經了不同政權更迭,語言的轉換、大環境的改變,文學家、藝術家的創作再無法盡興。但林玉山卻是特例,不但能說流利的日語、國語、台語,還能左手畫膠彩、右手點染水墨,毫無凝滯。目前國美館正在展出的林玉山捐贈展,展出他年輕、成熟、邁向老年的精彩作品,更有不少寫生手稿,內容豐富,值得一看。

日治時期,台灣北部透過日本畫家,引入西方美術,學習明暗、素描、寫生等手法,重要推手如石川欽一郎鹽月桃甫等。他們鼓勵台人前往日本學習,東洋畫家木下靜涯還創辦了淡水畫友會,讓畫家能固定鬻畫度日。

這些日本畫家也促成了「台灣美術展覽會(台展)」與「台灣總督府美術展覽會(府展)」,評審為日本的知名畫家,他們認為,台灣畫家的作品都是日本看不到的內容。

林玉山,〈林和靖〉局部,1934,膠彩。(圖:國立臺灣美術館)
林玉山,〈林和靖〉局部,1934,膠彩。(圖:國立臺灣美術館)

「台灣人畫這些東西就畫不完了,要發揮自己的特色,不要一味向外追求,把日本中央美術界的畫風移來台灣,並沒有意思,台灣人要獨創自己的方式。(《嘉義驛前二二八》)」

這 16 屆的展覽會,對台灣美術人才的養成,有著相當重要的影響。

・・・・・・

棄碗粿 林玉山畫畫撐家計

林玉山(1907-2004;原名林英貴)出生在嘉義,日治時代歸屬台南州。當時嘉義在地仕紳成立諸多詩社,吟詠作畫,藝文風氣盛行。而在繪畫部分,與北部興盛的西洋畫風相比,嘉義仍以傳統的中國畫風為主。

林家在嘉義市區「美街(今成仁街)」經營裱褙店,店內聘有專畫民俗畫的師傅,因為當時除了裱畫之外,一般民眾也會上門,要求繪製民俗畫,如:觀音、關公等、吉祥花果等。

「雪平鍋」是怎麼來的?

林玉山從小就對畫畫展現興趣,因此店內師傅有空沒事也會教他畫畫、調製顏料。《嘉義驛前二二八》一書中,記載了林玉山因想分擔生計壓力,而逐漸走上繪畫之路,彷彿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。

因為店內的畫畫師傅先後離開,少了能畫民俗畫的人手,生意一落千丈,林父只好改賣魷魚,林玉山與哥哥也出來賣碗粿,沿街叫賣。

鄰居看不下去,他們稱許林玉山畫畫手藝可靠,也已經五年級了,建議讓他畫民俗畫,林玉山也自願擔下重任,於是,裱褙店又因此開張。

公學校畢業後,任職嘉義地方法院書記的堂兄推薦林玉山去找伊阪旭江(嘉義法院書記官)學畫。伊阪旭江是南畫家,「南畫」是江戶時代(約為清朝)的文人畫。

林玉山,〈英風颯爽〉,1951,水墨(圖:國立臺灣美術館)
林玉山,〈英風颯爽〉,1951,水墨(圖:國立臺灣美術館)

根據林玉山在書中的口述,伊阪老師不但會畫畫、寫得一手好書法,還會作詩,教學更是傾囊相授,林玉山便跟著他學習梅蘭竹菊的畫法,往文人畫方向潛修。

數年後,「一直待在這裡不是辦法,將來不會出頭。」伊阪旭江與其他日人紛紛鼓勵林玉山前去日本學習。

赴日學習 喜愛古典轉學膠彩

19 歲(1926),林玉山克服家裡經濟壓力,赴日進入川端畫學校,雖是「補習班」,但師資優異,許多台灣畫家都曾在此學習,等有一定基礎,再報考東京美術學校或其他美術學校。

林玉山用功極深,經常到各處美術館看畫,日本美術館藏有大量的宋畫,加上當時齊白石作品也在東京展出,他愈看愈有興趣。

・・・・・・・・

左思右想,他發現自己仍傾心於傳統水墨與宋畫,因此入學半年,便從西洋畫科轉入日本畫科。

隔年,林玉山便以〈水牛〉、〈大南門〉入選首屆台展;該年,陳進的〈姿〉、郭雪湖的〈松壑飛泉〉也同時入圍,在知名畫家紛紛落馬之時,三位年約 20 歲的少年畫家入圍,因此被媒體譽為「台展三少年」。

在日本學習期間,林玉山也經常往家裡寄畫,使家中生計不至於太困難。

  • 林玉山,〈春草〉,1984,金彩(圖:國立臺灣美術館)
  • 林玉山,〈農村秋情〉,1951,水墨(圖:國立臺灣美術館)
  • 林玉山,〈瑞士雪山〉,1980,彩墨、金(圖:國立臺灣美術館)

寫生,是為了找到自我特性

林玉山的〈水牛〉作品中,一頭天不怕、地不怕的小牛,正歪著頭、往前頂著母牛玩耍,動作肢體顯示了牠的淘氣,母牛則以慈愛的眼神,看著小牛。母牛鼻上的粗繩一路延伸到畫外,牽起了看畫人的情感,彷彿這是自己養的牛,權且放下繩子,讓媽媽與小牛先玩一會兒吧。

這張作品充分展現了林玉山細微的觀察力與佈局能力,作畫當年,他才 20 歲。林玉山次子林柏亭(前國立故宮博物院副院長)解釋,其父重視寫生,更甚臨摹,是因為透過寫出,能畫出生物、生態的意趣與生命力,而不只是寫形畫貌而已。

林玉山次子林柏亭解釋,其父對寫生的看法。

「寫生的過程和演變——不同的狀態、不同的光線、不同的色澤都要注意。」

「要畫得像,現在的人都很行,但深入的研究不夠,只能畫出表面。」

「如畫鳥,一年四季毛色的變化,什麼時候換毛,顏色都會變。同一種鳥,我一年四季都會觀察紀錄。」

「我注重寫生,而且主張寫生要深入。」林玉山速寫功力強,能在一瞬間,畫下數頭老虎的樣貌。

東海大學榮譽教授詹前裕是林玉山門生,詳述老師的藝術風格。

東海大學榮譽教授詹前裕是林玉山門生,他回憶老師是位謙謙君子,待人和氣,非常照顧學生,總是強調寫生的重要性,「他希望學生從寫生中,去找到自己的特色。」

寫生的習慣,即使到了林玉山晚年,依然不變。

一日,林柏亭陪伴林玉山前往台大校園散步,校園裡的白千層,吸引了林玉山的注意,隨筆寫生後,回家再以印象作畫,完成了他人生最後一幅作品〈蔭翳蔥庇〉。

收藏最多林玉山作品的是⋯

日治時期,台灣教育會主辦的 10 屆「台展」、台灣總督府舉辦的 6 屆「府展」中,林玉山一共入選 15 次,並數次獲得最高榮譽「特選」。

故宮、高美館、南美館都收藏有他的作品,但他身後絕大多數的作品,都捐贈給台中的國立台灣美術館,尤其是與〈水牛群像〉同列國寶的〈蓮池〉,讓國美館的研究工作如虎添翼。

林玉山捐贈展在 2019 年 12 月舉行,家屬林柏亭(右)代表家屬,由文化部長鄭麗君接受。(攝影:謝平平)
林玉山捐贈展在 2019 年 12 月舉行,家屬林柏亭(右)代表家屬,由文化部長鄭麗君接受。(攝影:謝平平)

館長林志明表示,林玉山一生創作、教學,都提倡自然寫生,花禽鳥獸與人物、風景,無一不精,尤其虎、麻雀,更獨步畫壇,更以溫暖鮮麗的色調,表現出台灣特有的風土景物。強調寫生,兼容膠彩畫與中國水墨筆法,對台灣當代水墨畫有啟迪作用。

例如,17歲(1923)所繪的〈猛虎下山〉及 45 歲〈黃虎旗〉、 79 歲〈乳虎圖〉、89 歲有著童言童語的〈虎姑婆〉等,皆在展覽清單之中。

策展人薛燕玲表示,該次展覽內容規劃花卉禽鳥、動物、人物、風景,及寫生稿五個主題展出,從作品、寫生稿中,探討林玉山如何實踐自己的繪畫理論,而同樣的題材在不同的創作時期,風格與技巧運用的變化。

「林玉山捐贈展」也展出了 1920 至 2000 年代,其一生創作的精華寫生稿等,呈現出開闊視野、寬廣畫路的藝術風格,而終其一生的創作更見證了台灣美術人才的歷史軌跡。

許多重量級人士出席林玉山捐贈展,如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蕭瓊瑞(左一)。右起策展人薛燕玲、國美館館長林志明、文化部長鄭麗君、林玉山次子林柏亭。(攝影:謝平平)
許多重量級人士出席林玉山捐贈展,如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蕭瓊瑞(左一)。右起策展人薛燕玲、國美館館長林志明、文化部長鄭麗君、林玉山次子林柏亭。(攝影:謝平平)

林玉山捐贈展:國立台灣美術館 302 展覽室
展期:即日起至 2020 年 3 月 22 日

膠彩畫簡介


大家熟知的「膠彩畫」這個名詞,是由現代畫家林之助所提出。

中國古代稱為「丹青」—礦物「丹沙」與「空青」的合稱,顏色一紅一青,以膠調和,可用於繪畫,後來引為繪畫代稱。

以膠敷彩的「青綠山水」由盛唐的李思訓父子集之大成,特色為細膩的工筆畫法,並賦予重彩。

以動物膠調和的礦物質顏料,可濃可淡,表現手法豐富;若加上金泥,則成「金碧山水」。

一直到宋朝之後,這樣的畫法才逐漸式微。

7 世紀,日本進行「大化革新」,仿照唐朝的文化、建築,「青綠山水」也因此在日本保留下來,自成一家。

林玉山,〈牡丹藍腹春〉局部,1937,膠彩。(圖:國立臺灣美術館)

↙ Share ↙
・・

相關文章

Back to top button